快捷搜索:

司空有为先是一愣,继而脸上升起了一股戾气

只见夜月向着炼魔台边缘处走了几步,对着下方人群招手“冰寒,司空公子要见你,你还不上来?”
 
    “是!”夜冰寒点头,脸上一片冰冷。
 
    “抬头,让本公子好好看看!”司空有为的目光落在了夜冰寒身上,从上到下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走。“啧啧,算得上难得一见的美女,不错,不错,皮肤够白,柰子够大,屁股够挺,蛮对本公子的胃口!就是脸色太冷了些!”
 
    “快,笑一个给本公子看看!”说着话,司空有为又向着夜冰寒靠去,伸出一只手,想要抚摸夜冰寒的脸庞。
 
    只是,夜冰寒却是一下子退开了几步,避开了司空有为的爪子。
 
    说实话,司空有为粗鄙不堪的言语早已经激怒了夜冰寒,更是让夜冰寒对自己这将来要委身的男人印象跌到了谷底。若不是心中还存有理智,夜冰寒就不是闪身避让这么简单,而是一剑剁了司空有为敢于冒犯自己的那只手!
 
    反之,一手摸空,司空有为先是一愣,继而脸上升起了一股戾气!
 
    要知道以司空有为的地位,但凡是看中的女人又有几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,遑论夜冰寒竟敢当众拒绝!
 
    司空有为只感觉自己的面子掉了一地,自己身后的司空家族威严也受到了挑衅!
 
    所以,司空有为狠狠的盯着夜冰寒的脸庞,竟是不顾夜月等炼狱魔宗的高层在场,直接喝道,“贱人!你竟敢让开!你信不信本公子一个不开心就直接回禀殿内,让殿内高手将你炼狱魔宗整个抹去?”
 
    “识相的,自己将脸送上门来,让本公子好好摸个够!反正以后也要是本公子的人了!”
 
    “若是不识相,本公子也不为难你们,这就走,到时候你就算是跪着求本公子摸你,玩你,自己剥光衣服躺在本公子面前,本公子都懒得看!”
 
    伴随着司空有为的话语,整个炼魔台陷入了诡异的安静,唯一剩下的只有粗重的呼吸声。
 
    夜月担心的看了夜冰寒一眼,心中既恨不得夜月抽司空有为一个响亮的耳光,又希望夜冰寒能从大局出发,为了宗门安危,为了宗门鼎盛,忍辱负重!
 
    在夜月复杂的心思中,夜冰寒的娇躯颤了颤。夜冰寒转头,看向了夜月以及众多炼狱魔宗的高层,但在夜冰寒的眼神下,包括夜月在内,所有炼狱魔宗的高层都选择了沉默!
 
    夜月忽然笑出了声,自己是不是有些傻?
 
    不是早就决定了吗?不是早就主动要求父亲夜月了吗?自己愿意为炼狱魔宗的崛起付出所有!
 
    但为何,真到了这一刻,自己竟又有着浓浓的不甘!不愿!不舍!
 
    不甘,是不甘自己要为了宗门前程赔上自己,而宗门竟无一人为自己说话!
 
    不愿,是不愿自己冰清玉洁的身躯要遭到人渣的轻薄!
 
    那不舍,不舍又是为谁?
 
    父亲?妹妹?师父?
 
    不!除了这三人,夜冰寒发现在这一刻,自己心底烙印的某道身影竟是前所未有的清晰起来!甚至超过了前三位!
 
    楚锋!
 
    不知何时楚锋竟然成为了自己最不舍的人!
 
    但,楚锋知道吗?
 
    夜冰寒心中重重一抽,脸上却是笑得愈发迷人,夜冰寒决定好好再看楚锋一眼,让他记住自己的笑容,然后……罢了,就此成为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吧!
 
    夜月看向了楚锋,脸上的笑容无比璀璨,漂亮的双眸更是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。
 
    楚锋仿佛感受到了什么,楚锋的双拳不自觉的攥得死死的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