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孙飞又看向了另一位弟子那弟子硬着头皮正要上

除了那排在第一,被自己视为最终底牌的折霜结局难说外,其余人,谁上谁死!
 
    想要不付出生命的代价,就去消耗楚锋的真气,几乎不可能做到!
 
    最终,孙飞还是制止了打算上台的折霜,选择了让其余弟子上台。在孙飞看来,损失都已经这么大了,无论如何一定要确保楚锋必死!
 
    果不其然,那被孙飞点将上台的丹生一重弟子,仅仅在楚锋手里坚持了二十多个呼吸!仔细数数,楚锋一共也就施展了两招!
 
    楚锋一如既往的强势使得台下众人神色各异,有畏惧的,有摇头的,有敬佩的,有嘲讽的,有鼓励的,有憎恶的…….至于夜月等一应高层,只是静静的看着,低声交流,脸上的神色倒是看不清楚。
 
    孙飞又看向了另一位弟子,那弟子硬着头皮正要上前,一道声音却是使其如释重负。
 
    “够了!长老,都死去三位师弟了,事实上楚锋消耗的真气又能有多少?我去!若能赢,自然会赢,若输,拖到最后也还是输!”毫无疑问,开口的是外门第一峰的第一弟子,折霜!
 
    “这……也好!折秋,你千万小心!”
 
    “恩!”折秋头也不回的走向了炼魔台。而折秋在外门显然有着不菲的名声,一下子就被不少外门弟子给认出,甚至有人直言,楚锋与折秋这一战,就是定鼎乾坤之战!
 
    炼魔台上,王长老突然对着楚锋开口,“楚锋,那走来的弟子叫做折秋,据说非常不简单!若本长老所料不差,这将是你今天最为艰难的一战!若赢,你就是本届的外门弟子第一人,若输,则要屈居第二!”
 
    “虽说第一与第二看似区别不大,但实则不然,若可以,尽力吧!”
 
    “多谢长老提点,弟子铭记在心!”
 
    “加油,本长老看好你!”
 
    折秋在对王长老行过礼后,站在了楚锋对面,彼此相距大约三十丈。
 
    “楚锋,你能够在脉转层次逆斩丹生修士,堪称惊艳与逆天!但你不该滥杀我第一峰的弟子!”
 
    “是吗?难道等着他们来杀我?”楚锋冷冷一笑。
 
    “不!话不是这么说!你有着足够的实力主导战局,他们杀不了你,而你明明可以手下留情!”
 
    “我为何要手下留情?约战台的事,想必你作为第一峰的第一弟子应该也是听说了!”
 
    “不错!但最终你还是全身而退!你活着,活得好好的,这就是结果!结果比过程更重要,不是吗?”
 
    “哼,强词夺理,简直荒谬!那好!我楚锋也给你划出一个结果,结果就是你折秋今天下不了炼魔台!”
 
    “未必!楚锋,自信是好,但过度的自信就是自负了!我折秋不比他们!我与你曾有着相同的经历,我在脉转巅峰之时,也曾击杀过丹生同门!”
 
    “而现在,我的修为是丹生两重!一年不到的时间,我就从脉转巅峰跨入了丹生两重!现在,你还觉得你的胜率足够吗?”
 
    “当然!”楚锋心中虽是一惊,但之后却更加激起了楚锋的战意!折秋竟也在脉转时候逆斩过丹生,那么自己能不能更变态的逆斩折秋呢?
 
    “战!”楚锋暴喝。丹田之内,三种真气尽数沸腾!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