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不能在司空有为明显吐露身份后再对司空有为有

这一指其速之快骇人听闻,其势之烈所向披靡!
 
    指光方一点中司空有为的巨掌,巨掌就豁然破碎,气机感应下,司空有为微微闷哼一声,脸色愈加难看!
 
    司空有为压下有些沸腾的气血,立刻转身,看向王长老,“老头,你又是谁?胆敢阻我众魔殿司空家族之人!”
 
    众魔殿、司空家族!
 
    王长老一皱眉,炼狱魔宗其余顶尖高层也是颇感棘手,但当着这么多门下弟子的面,总不可能因为时空有为的一两句话就直接示弱,那样一来,炼狱魔宗的脸又要往哪里放?
 
    但同样不能在司空有为明显吐露身份后再对司空有为有半点怠慢!
 
    毕竟司空有为的自傲、嚣张,的确有着相当的本钱,炼狱魔宗远远惹不起众魔殿!
 
    就在王长老不知怎么继续,就在其余长老会成员苦苦冥思的时候,炼狱魔宗的宗主夜月突兀一声大笑,“哈哈哈,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不知司空公子前来,倒是我炼狱魔宗失礼了!这样,本宗代表我炼狱魔宗向司空公子先陪个不是,怎样?”
 
    “哼!不怎么样!听你口气你就是炼狱魔宗的夜月宗主了吧,也好,倒是省得本公子再去寻你。先抛开这找死的小子不提,本公子问你,令爱夜冰寒呢?让她速来见过本公子!”
 
    “毕竟,本公子今日就是为她来的,可千万别让本公子失望!”
 
    “这…....”夜月心中顿时一跳,难道司空有为就是那司空长老定下的人选?看这做派,若抛开出身、修为、长相不论,又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女儿!
 
    夜月深深吸了口气,尽自己最后的努力,“司空公子,你真是司空长老安排的……”
 
    “废话!以本公子的身份,难不成还要冒充他人进行骗婚?夜月,你看好了!”司空有为从怀中掏出一物,在夜月面前晃了晃,又收好。夜月最后的侥幸心理即刻破灭!
 
    但事情早已定下,炼狱魔宗又惹不起众魔殿,再加上还指望着靠众魔殿,将同地域内的邀月斋给压制甚至是抹去,所以夜月也是反悔不得,只能将不满压在心底。
 
    不仅如此,夜月的脸上还要保持着笑容,尽管那笑容颇为艰涩。
 
    只见夜月向着炼魔台边缘处走了几步,对着下方人群招手“冰寒,司空公子要见你,你还不上来?”
 
    “是!”夜冰寒点头,脸上一片冰冷。
 
    “抬头,让本公子好好看看!”司空有为的目光落在了夜冰寒身上,从上到下肆无忌惮的到处游走。“啧啧,算得上难得一见的美女,不错,不错,皮肤够白,柰子够大,屁股够挺,蛮对本公子的胃口!就是脸色太冷了些!”
 
    “快,笑一个给本公子看看!”说着话,司空有为又向着夜冰寒靠去,伸出一只手,想要抚摸夜冰寒的脸庞。
 
    只是,夜冰寒却是一下子退开了几步,避开了司空有为的爪子。
 
    说实话,司空有为粗鄙不堪的言语早已经激怒了夜冰寒,更是让夜冰寒对自己这将来要委身的男人印象跌到了谷底。若不是心中还存有理智,夜冰寒就不是闪身避让这么简单,而是一剑剁了司空有为敢于冒犯自己的那只手!
 
    反之,一手摸空,司空有为先是一愣,继而脸上升起了一股戾气!
 
    要知道以司空有为的地位,但凡是看中的女人又有几个不是主动投怀送抱,遑论夜冰寒竟敢当众拒绝!
 
    司空有为只感觉自己的面子掉了一地,自己身后的司空家族威严也受到了挑衅!
 
    所以,司空有为狠狠的盯着夜冰寒的脸庞,竟是不顾夜月等炼狱魔宗的高层在场,直接喝道,“贱人!你竟敢让开!你信不信本公子一个不开心就直接回禀殿内,让殿内高手将你炼狱魔宗整个抹去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